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我是信访代办员,大家叫我“老董”
检察官董伟海被来访群众赞“良师益友”


3.11法制报 董伟海.jpg

  “老董,真的很感谢你。四五年了,我们去过的那么多部门里,你是最真心帮我们的人,真的是良师益友!”3月8日上午10点,当走出杭州市上城区检察院的检察长接待室,一头银发的程阿姨握着案件管理部副主任董伟海的手,不住地道谢。

  70多岁的程阿姨是退休教师,三四年前,因为一起案件,她被几百名信访人推选为“代表”,从此开始在各部门间奔走,董伟海也成了她的“老朋友”。今年春节前,通过侦查机关的努力,他们终于成功并追回了款项,拿回了自己省吃俭用的养老钱。不过,虽然大部分的钱拿回来了,但事情并没有完全结束,所以,程阿姨还是检察长接待室里的“常客”。

  “老董,我还想再问你一下……”在三四十分钟的来访接待过程中,这句话出现多次。对程阿姨和另一位代表连串的疑问,董伟海微笑着安慰他们不要着急,慢慢说,并在认真倾听后,帮助他们梳理分析出解决问题的方式和路径,找到了解决疑难的法律“金钥匙”。

  “信访人反映的问题,往往错综复杂,就像一根绳子缠来绕去,拧成一团。”董伟海说,遇到这样的情况,就需要接访人耐心倾听,找到让信访人内心纠结、痛苦的症结所在,精准分析,给迷茫者以指引,给无助者以支持。

  三四十分钟的接访结束,程阿姨心中的疑问解开,这才舒展了眉头,露出了笑颜。董伟海一边嘱咐程阿姨注意身体,一边把他们一直送到大门口,说:“您腿脚不方便,下次再有问题,可以打电话给我!”

  和信访人拉着家常,热情地迎来送往,这样的情景,董伟海的同事们看到过很多。有一次,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来信访,临走时,董伟海搀着一步步送出大门,走下台阶。开始,同事们以为是董伟海的亲戚,后来一问才知道,他和老人非亲非故,只是因为下过雨,他担心老人下台阶摔跤。

  送走程阿姨,刚回到办公室的董伟海喝上一口水,又拿起了电话。这个电话,要打到遥远的外省某市。

  原来,不久前有人来信反映,有关部门办案人员篡改了证据材料,损害了他的合法权益。看完材料,董伟海有很多疑问和细节需要了解清楚。电话中,他详细询问:“办案人员是怎么篡改证据的?”“你是怎么发现证据被篡改的?”“你的诉讼权利有没有行使到位?”同时他也向对方讲解了控告诉讼违法事实要详实,如果确有其事,检察院会受理,但如果诬告陷害他人,也是违法的。听了董伟海的讲解,对方的情绪冷静下来,说等收集好了证据再来找他。

  “这是我领办的案子,作为案件的‘代办员’,他反映的问题,我会一直跟踪。”董伟海说,这些年来,看着信访人一趟趟地辛苦奔走,他和同事们琢磨,有没有办法可以让来访群众少跑路?有些信访事项,检察院是不是可以由专人“一对一”代理?今年2月,在总结出化解信访难题“五诊法”的基础上,上城区检察院出台《关于建立信访代办制的工作意见(试行)》,成立领导小组,对所有属于检察院管辖的信访事项,“一对一”指定代办员,对涉及多部门、多层级的信访处置、衔接、反馈等工作全程代办。“不仅我们每名控申干警都是代办员,院领导班子和员额检察官也都可以代办,来访群众还可以点名约访。”董伟海说。

  趁下午无人来访的空档期,董伟海和同事们又对12309来电的控告、申诉、举报线索分门别类地进行梳理、分析,一一整理记录,提出信访代办员领办意见,并提交分管副检察长最终决定。其中涉及法律监督的线索,他们还将进行评估研判,讨论决定是否启动法律监督程序。

  对董伟海和他的同事们来说,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个工作日。日复一日,他们用实实在在的举措和真心,为来访者解决问题。


通知公告